深陷窃听丑闻墙倒众人推 新闻集团帝国部分坍塌--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深陷窃听丑闻墙倒众人推 新闻集团帝国部分坍塌

2011年07月20日09:28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默多克多年来强化媒体的商业运作、忽略承担社会责任 最终导致目前的困境

  新闻背景

  种种迹象表明,传媒大亨默多克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从当前看,默多克传媒帝国的未来显得不可预测。长期以来,默多克被称为“三大洲的权力掮客”,通过媒体撬动政治获取更大利益,被认为是默多克传媒帝国的“深谋远虑”之术。

  如今,昔日不可一世的默多克传媒帝国正在“部分坍塌”。

  接受本报采访的专家们认为,颇有个性的“媒体商人”默多克,恰恰是在传媒帝国的扩张中忽略了传媒作为“社会公器”承担者的一面,过分强调传媒的商业利润,忽略职业道德建设,才最终导致了“墙倒众人推”。

  更为严重的是,不健康传媒势力的长期膨胀,正使得西方传媒深陷“诚信危机”,这起持续发酵的丑闻经过时间的沉淀后,或许会将更积极性的一面载入传媒史册。

  文/本报记者 毛玉西

  帝国之罪

  强化商业运作忽略社会责任 

  南京大学的杜骏飞教授认为,默多克的确是一个媒体巨人、强人,甚至说是媒体“军阀”,但他显然不是媒体“伟人”。杜骏飞指出,作为一个颇有个性的媒体商人,默多克现在面临如此大的困境,可以说是他的传媒帝国多年来在各国的不断扩张、强化媒体的商业运作、忽略承担社会责任和媒体道义的必然结果。

  “墙倒众人推”局面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看穿默多克传媒帝国的人大有人在,借助这起“窃听丑闻”抨击其所作所为,也就在所难免;第二,此前对新闻业日渐趋向于低俗、娱乐化、缺乏社会责任局面有所警惕的批评者,如今,恰好可以在新闻集团窃听门的衣钩上挂上了专业主义批判的衣服。

  武汉大学的单波教授则指出,西方一贯标榜新闻自由,标榜媒体的知情权,但媒体知情权的滥用化、极端化,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问题,社会开始对西方传媒不信任,民众认识到传媒日趋淡化为公众的服务,只为强化自身利益的现实。

  监管之惑

  只靠自律不够意义载入史册

  单波教授认为,到底谁来监管媒体报道?的确是一个新问题。过去以来,西方媒体一直抵制对其内容、工作方式乃至道德的审查,媒体报道最多靠自律。比如,英国“报刊投诉委员会”在这起窃听丑闻之后,也被批为只为“装点门面”。长期以来,英国传媒以独特、完备、成熟的新闻自律机制,成为包括我们学习的榜样,但如今看来,北欧尤其是发迹于瑞典的“公评人制度”倒是另一条规范媒体的路径。

  杜骏飞认为,默多克传媒帝国所犯下的错误不可饶恕。但这起丑闻风波对于重新审视对媒体行业监督,更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他认为,这起丑闻经过时间沉淀或许会将更积极性的一面载入传媒史册。

  点睛语

  默多克的确是一个媒体“巨人”、强人,甚至还可以说是媒体“军阀”,但他显然不是媒体“伟人”。默多克现在面临如此大的困境,可以说是他的传媒帝国多年来在各国的不断扩张、强化媒体的商业运作、忽略承担社会责任、忽略媒体道义的必然结果。

  —— 杜骏飞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中国网络传播学会会长

  西方一贯标榜新闻自由,标榜媒体的知情权,但媒体知情权的滥用化、极端化,引发社会问题。长期以来,英国传媒以独特、完备、成熟的新闻自律机制,成为包括我们学习的榜样,但如今看来,北欧尤其是发迹于瑞典的“公评人制度”倒是另一条规范媒体的路径。

  ——单波 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副院长

  媒体作用

  传媒社会公器无人可替

  在西方社会,媒体扮演着挖掘真相的职能,只不过大报在调查真相时做法往往很严肃,小报则存在很多违法的做法。

  这次以艰苦的深入调查,揪出“窃听门”真相的,恰恰是来自英国严肃大报《卫报》的记者。

  单波教授解释说,被西方称之为“第四权力”的传媒,一度被认为是西方社会良性发展的“利器”,一贯被认为是“政府永恒的敌人”。但新闻集团与英国政府、英国警察扑朔迷离的“暧昧”关系,显示了两者之间很可能存在利益交易,这是民众所无法容忍的。

  杜骏飞教授表示,过去20~30年以来,西方传媒的跨国化、传媒资本的大肆收购很普遍,媒体发展高度商业化,导致更严肃的、“公器”性质的新闻报道呈现逐步弱化的趋势。

  尽管一部分小报的低俗做法损伤了媒体的公信力,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无论如何,社会始终需要媒体这样的社会公器存在,以确保民众尽可能多的获得知情权。

  反思之道

  窃听门是重建发展契机

  专家认为,“窃听门”风波对传媒而言也是一个契机。如果传统媒体能够借此完善和规范新闻调查模式,规避过度“娱乐化”,则有助于保持未来媒体的“生态平衡”,使社会依然存在一支有能力挖掘事实真相的专业媒体力量。

  在西方,一直存在“小报”与严肃报纸“两大阵营”的区分。类似“窃听门”丑闻很多时候只发生在“小报”身上,说明“小报”文化存在很大问题。

  杜骏飞教授解释说,默多克遭遇“生死劫”的现实,是西方传媒所处的时代文化属性决定的,这是一部分西方媒体过分追求“娱乐化”结下的恶果。

  他表示,现代媒体的主要发展方向就是高度“娱乐化”。有数据显示,现代媒体对严肃内容的报道平均减少了20%,这还只是一个平均数,对有个性的“小报”来说,过分渲染、过度煽情的情况比之前30年更明显。

  杜骏飞分析说,“小报”的黄色新闻风满足了某些大众阅读市场的需求,但从发展上看,它们忽略了专业主义的制约,因此,伦理危机问题屡屡发生。



ceshi

    
(责任编辑:郑青亭)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