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走出去”投资是积极因素--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中国“走出去”投资是积极因素

——访中国国家能源委员会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张国宝

2011年07月12日02:41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人民网珀斯7月11日电(记者 李景卫) 中国国家能源委员会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张国宝11日在珀斯说,随着能源高价格时代的来临,中国必须调整经济结构和能源结构。中国能源企业“走出去”投资,对世界能源市场来说,是好事,是积极因素。

  张国宝在参加于澳大利亚珀斯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能源、资源与可持续发展会议”期间接受了中国驻澳大利亚各媒体的联合采访。他说,这些年,由于有旺盛的需求,加上炒作的成分,资源不仅有商品价值,而且也成了金融工具。所以,资源价格,特别是能源价格确实呈上升趋势。随着经济发展,中国的能源依存度在上升。中国对能源的旺盛需求主要集中在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的能源消耗实际比较低,包括居民用电,只占电力消费的13%。商业用电也只占到百分之十几。大部  分电力消耗在制造业上。另外,由于经济建设的需要,中国每年要产十几亿吨水泥,耗能偏重。

  他说,国家在制定“十二五”规划时,强调要节能减排,要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从大的方面调整经济发展结构。“十二五”规划把调整结构放在重要位置。大的结构一定要调整,即一、二、三产业的比重关系要调整。从小的结构,比如能源结构本身来看,中国高度依赖煤炭,用量在一次性能源中的比率占到69%,天然气只占到30%左右。西方国家与我们正好相反,油气比重占70%左右,煤炭只占30%左右。中国一直希望减少对一次性能源的依赖,强调要大力发展绿色可再生能源,包括风电、太阳能、核能等。在能源结构问题上,中国强调要自主创新,节能减排。

  在谈到中国能源企业“走出去”投资时,张国宝说,由于中国的发展阶段滞后于西方发达国家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所以在西方发达国家占有世界各地资源的时候,中国完全是一种自给自足的状况。当时,中国对资源的需求远远没有今天这么大。那么,由于这些年的经济发展,中国对资源的需求增加了。同时,国家也积累了一些财力,从客观条件上也允许我们加大对国外的投资。因此,这几年,能源“走出去”的步伐加大了,规模也比过去大得多。由于我们“走出去”比西方国家晚了很长时间,好的、资源丰富的、易采的,或者政治比较稳定的、大家都能去的地方,中国进去的机会比较少。中国能够去的地方,往往都是资源比较贫乏,西方不愿意去或者认为那些地方投资环境不怎么好。中国后来去比西方国家早期去碰到的难题要多得多。中国所去的地方,或者说能够让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地方往往都是,技术上难度高,政治上风险大。还有,一些国家在国际上制造一种舆论,即“中国威胁论”,认为我们“走出去”投资推高了能源资源的价格,与他们抢夺资源。中国企业出去投资,一是增加了世界上已知资源的储量;二是增加了国际市场的供应量。这不是好事吗?为什么别的国家过去和现在都能做的,中国去做就不行了呢?中国出去投资到底是积极因素还是消极因素?我认为是积极因素。

  张国宝认为,中国与澳大利亚的能源合作越来越深化。假如说把天然气也定义为清洁能源的活,这几年,中国与澳大利亚在清洁能源方面的合作有很大的发展。2002年开始,中海油从澳大利亚西北大陆架每年购买370万吨液化天然气,开创了中国从海外购买液化天然气的新时代。从此以后,中国与澳大利亚在天然气领域的合作越来越广。在和平利用原子能方面,两国扫除了向中国出口铀资源的政治障碍,于2004年签署了和平利用原子能协议,从而开展了实际合作。当记者问到澳大利亚碳税方案时,张国宝说,我们这次来开会正逢澳大利亚碳税政策出台。这个方案要先经议会审议通过,然后到明年7月1日才能正式生效。我注意到,在这个问题上,澳大利亚国内有很多不同声音、不同意见。很多澳大利亚企业对碳税也有看法。我来之前偶尔看到一份材料说,澳大利亚的电价涨得很厉害,普遍涨了30%。有材料分析指出,如果澳实行碳税政策,估计电价要涨60%。首先,这本身对澳大利亚民生会有影响。再则,这两天,我们一直在探讨碳税对中国与澳大利亚的贸易乃至投资的影响。我们还要对碳税的具体细节进行认真研究。
联系本文记者

李景卫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耿聪)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