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达国家巨债让全球不安--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借新债还旧债日复一日  减开支削福利难上加难 

发达国家巨债让全球不安

人民网记者  马小宁  吴乐珺  崔寅  丁小希  张杰

2011年07月07日00:00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6月30日,希腊议会通过了政府新一轮财政紧缩计划,为再次获得国际援助扫清了障碍。人民图片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7月5日下调葡萄牙的主权债务评级后,欧元再次暴跌。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指出,欧元区债务局势已经拉响“红色警报”。美国“国家债务记录仪”5月突破了现行法定最大值,艰难地酝酿着再度提高举债上限。日本的财政赤字也一直是令政府头疼的难题,今年的地震、海啸和核泄漏危机让日本的公共债务雪上加霜。发达国家过度举债不仅未能拉动需求和提升就业,反而推动了“以债养债”的恶性循环。

  债务负担沉重 安全警报频响

  法国统计及经济研究所4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第一季度,法国公共债务累计总额高达1.6461万亿欧元,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4.5%,相当于法国人均负债2.53万欧元,创下新的历史纪录。2010年欧盟的总体财政赤字占该地区GDP的6.4%,公共债务则占GDP的80%。目前人们的视线都集中在债务危机集中爆发的希腊、爱尔兰、葡萄牙等国,但包括法国等在内的其他欧洲国家的债务问题也不容忽视。

  美国公共债务在可持续性上同样面临重大挑战,悬而未决的债务上限上调问题令市场担忧。美国政府目前债务上限为14.29万亿美元。奥巴马总统和美国财政部官员反复警告,国会如果不能在8月2日前就提高债务上限达成一致,将产生灾难性的后果。7月5日,奥巴马罕见地出席了白宫例行记者会,高调邀请国会两党领袖7月7日前往白宫,讨论增加美国债务上限问题。债务上限问题成为7月美国政治的核心话题。此间舆论认为,哪怕是全球投资者对美国政府达成提高债务上限的“意愿或能力”表示怀疑,都将对美国及全球经济产生灾难性冲击。届时,投资者会大幅提高利率,增加美国借贷成本,使美国债务问题进一步恶化。作为世界头号经济大国,美国债务违约必然搅动全球经济,其冲击之大,远非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可比。

  日本的情况同欧美有所不同,因社会保障等相关费用膨胀,政府增发国债应对,这是日本国家债务增加的主要原因。日本财务省统计显示,截至2011年3月底,日本的国家债务余额超过924万亿日元(1美元约合81日元),创下历史新高,国民人均负债约为722万日元。分析认为,着眼于灾后重建的2011年度第一次补充预算避免了增发国债,但各政党都认为国家财政状况严峻,应该要求央行承购国债。而央行行长白川方明则表示,这将进一步增发货币,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

  金融危机冲击 多年弊病爆发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金融高级分析师王家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0年以来,发达经济体公共债务风险的弊端共性有三:一是人口老龄化,医疗保障等社会福利开支不断增长,财政负担日益严重;二是受国际金融危机或自然灾害的冲击,政府用于挽救金融机构和刺激经济增长的支出大幅增加;三是由于国际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冲击较为严重,发达国家经济复苏普遍缓慢,财政收入难以跟上支出增长的步伐,公共债务的可持续性受到市场质疑。

  具体而言,过去的10年里,战争费用、福利支出的膨胀导致美国财政一直入不敷出,只好通过举债来填补财政漏洞。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国政府推出了好几轮刺激计划,更是恶化了美国财政状况的前景。《华尔街日报》的文章认为,如今的美国经济就像一个“需要锻炼、戒烟和减少吃炸土豆片的中年男人一样,需要制定一个长期的计划来解决问题”。而欧洲劳动力市场僵化,欧元区货币统一而财权分散,许多国家财政支出缺乏监督和制约,使得债务负担达到了不可持续的地步。日本的公共债务负担日趋沉重则与长期经济低迷、人口老龄化和自然灾害的冲击等因素有关。

  债务风险加大 警惕间接违约

  发达经济体的债务负担还将不断增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发达经济体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将在2011年首次突破100%,到2016年进一步上升到107%,其中美国、欧元区和日本分别达到112%、86%和250%。

  王家强认为,从长远来看,美国最终会出现主权债务风险,只是拐点难料。从近期来看,美国主权债务直接违约的可能性不大。相对而言,发达国家中只有美国国债最安全,投资者别无选择,还会为美国国债提供融资来源。美国虽没有违约先例,但会借助通货膨胀、美元贬值等方式降低债务实际价值,从而间接违约。目前最大的可能是美国继续提高债务上限,这也符合金融市场的预期。

  主权债务风险将是未来一段时间内发达国家挥之不去的梦魇。维持债务可持续性,则需要从提高财政收入和压缩财政支出、增强债务融资来源保障等方面多管齐下。发展中国家过剩的储蓄将是重要的融资来源,世界各国需要强化合作,维护金融体系的稳定。

  政府开源节流 民众表达不满

  美欧日各国政府都在开源节流对抗债务风险。希腊政府提出结构改革、出售国有资产、降薪和裁员计划;西班牙计划削减财政开支、改革养老金制度和提高退休年龄。这一切遭到民众强烈反对,甚至引发罢工浪潮。

  在美国,虽然开源节流已成共识,但在具体措施上,民主、共和两党仍互不让步。共和党坚持要求削减医疗方面的福利,民主党拒不接受。而“天灾人祸”并存的日本去年情况则更糟糕。菅直人政府正试图通过推动“公债发行特例法案”来为发行赤字国债扫清道路。如果法案无法获得通过,预计日本政府将在下半年陷入窘境。届时,不仅公务员发不出工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也将停滞,从而大大影响日本灾后重建。白川方明日前表示,一旦人们对财政的信任度下降,财政、金融、实体经济三者间会产生负面的叠加效应,难免对整个经济体系造成不良影响。

  “为应对债务风险,除了减少福利支出外,发达国家应考虑削减高额军事开支、推进社会改革和经济体制改革并加强对财政支出的监督,以提高实体经济的竞争力和每一笔支出的使用效率。”王家强说,“此外,增强国际合作,充分发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组织的作用,避免短期内的市场震荡也十分必要。”

  欧洲也有媒体认为,面对高企的赤字,削减开支是必须的,但需顾及国内经济承受能力,一旦紧缩过度,将伤及国家经济复苏能力。解决债务危机最根本的途径,还是要调整经济结构、改变经济发展模式。

  (人民网华盛顿、布鲁塞尔、东京、北京7月6日电)

ceshi

    
联系本文记者

崔寅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苏楠)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