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维护南海地区和平稳定的建设性力量--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中国是维护南海地区和平稳定的建设性力量

吴士存

2011年06月29日14:31    来源:《光明日报》     手机看新闻

    

    外交部发言人就美菲联合军演及南海问题答记者问

    组图:美菲28日起联合海上军演 菲律宾称与南海问题无关

    中越表示谈判解决南海争端 美方表示无意在南中国海煽风点火

    南海成遏制中国“道具”

    美日要求中国停止在南海“妨碍”他国船只

    菲称向南海派军舰不会激怒中国 否认展示肌肉

  南海是位于西太平洋的一个边缘海,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面积大约350多万平方公里。南海问题主要是指对南沙群岛的主权争议和部分海域的管辖权争议。

  中国最早发现、命名南沙群岛,其最早发现可以上溯到汉朝;中国最早开发经营南沙群岛,最早并持续对南沙群岛行使主权管辖。至少在元代,南沙群岛就已经归中国管辖。中国政府对南沙群岛行使管辖还表现为一系列持续和有效的政府行为,这为中国拥有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权提供了确凿的法理依据。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相当长历史时期内并不存在所谓的南海问题,也没有任何南海周边国家对中国在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行使主权或主权权利提出过异议。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曾占领西沙和南沙群岛并将其作为海军基地,二战结束后日本彻底退出南海。中国政府不但完全收复了西沙和南沙群岛,而且还在各主要岛屿上重新树立主权标志,宣示主权。

  进入20世纪70年代,南海地区地缘政治形势的演变、航行安全、南沙油气资源前景看好以及第一次石油危机等原因使得南沙的控制权变得极其重要。南沙争议的直接肇因是一些周边国家对中国南沙权益的侵犯,在这一原因的背后还有一系列更为复杂的因素在起作用。

  第一,南海地缘战略地位特殊。南海作为海上运输通道,连接亚太地区与世界主要经济体,是世界上第二繁忙的国际航道。比如,每年有一半以上的世界超级油轮通过马六甲、巽他和龙目海峡,其中大多数继续航行至中国、中国台湾、日本和韩国。南海特殊的战略地理位置使区域内外势力争夺南海控制权的竞争逐步加剧。

  第二,资源因素。南海作为资源富集区,可支撑周边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可持续发展。因而,南海资源的开发和利用,尤其是争议海域内与经济资源有关的开发活动,关系南海周边国家的经济安全与持久发展,亦成为引发和加剧南沙争端的重要因素。

  第三,国际海洋法的影响。1973年召开的第三次国际海洋法会议历时九年,于1982年通过了一部新的国际海洋法公约。但公约的产生也带来一些新的问题。部分南海周边国家都以通过国内立法的形式,对部分南沙岛礁主权和海域管辖权提出要求。这些单方面的主张都与中国在南海地区享有的历史性权利产生了冲突和矛盾,导致了南沙争议目前格局的形成。

  自上个世纪南沙岛礁占领格局形成以来,争议各方之间围绕岛礁主权、海域管辖和资源开发的争议,虽然发生过零星的冲突,但争议的主要表现形式仍是主张争议,主要通过各自发布官方声明声索主权。但是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周边国家实施海洋战略,海洋立法推进、海上执法力量加强,海洋管辖力度逐年加大,实施海洋管辖成为其巩固占领岛礁、控制争议海域、保证资源开发的主要手段。此外,世界战略格局的变化、域外大国的介入以及南海地区的军备竞赛加剧,使得南沙争议进一步升温并一度成为国际热点问题。其主要特征是:

  第一,南海地区呈现区域军备竞赛态势。近年来,部分南海周边国家纷纷采购先进武器,推动军事现代化战略转型。有关南海周边国家频繁举行或参与军事演习,暗中以中国为“假想敌”。这种区域军备竞赛态势持续发展,必将使影响南海区域安全的不确定性因素增多,影响南海区域的安全格局。

  第二,区域外势力介入导致南海地缘政治竞争加剧。随着全球战略格局的新一轮调整,西太平洋有关军事联盟强化,南海地缘政治竞争加剧。域外大国出于全球和区域战略布局需要,通过军售、军援、联合军演和非传统安全领域合作等方式提升与部分南海周边国家的合作水平,以所谓“维护南海航行自由”为借口介入南海争议,不断强化与南海周边国家的军事联系,通过军事交流与合作,持续增强其在东南亚的军事存在和影响力。

  第三,区域内外国家推动南沙争端国际化。有关声索国积极发展与区域外大国的关系,将南海问题列入双边或多边协商机制,增强区域外大国和国际组织在南沙角逐中的介入程度;南沙争议有关声索国还利用向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交“外大陆架划界案”的机会和召开有关所谓南海问题学术会议,制造国际舆论和影响,推动南海问题国际化;推动南沙海域经济资源开发活动国际化。
【1】 【2】 

 





ceshi

    
(责任编辑:张彩峰)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