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寂沫:争总裁不如另建一个IMF--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周寂沫:争总裁不如另建一个IMF

2011年05月29日22:03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手机看新闻

  近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新总裁人选问题成了全球热门话题。如果沿袭“惯例”仍由欧洲人担任,无疑有助于欧洲摆脱主权债务危机;如果由新兴经济体推荐的人选出任,则标志着新兴经济体主导的全球经济变革前进一大步。因此,欧洲迅速联合推出新人选,金砖国家则在24日声明遴选新总裁应摒弃国籍观念,各方的争夺已经达到白热化。


  然而,IMF总裁一职到底有多重要?在IMF中,谁有否决权?IMF规定,重大议题需要85%的通过率,即投票权超过15%的国家可以否决任何重大议题。目前,只有美国的投票权超过了15%,达到17.407%。排名第二、第三的日本和中国的投票权分别只有6.464%和6.394%,与15%相差悬殊,所以在IMF中,美国实际上拥有唯一且不可动摇的否决权。

  对于IMF来说,最有价值的就是这一票否决权。长期以来,欧洲人一直担任IMF总裁,但总裁一职类似于联合国秘书长,就像“CEO”,真正的“老板”是美国。当然,总裁一职也有相当的权力,但这种权力无论多大,也是在美国的框架内行使。美欧是盟友,情况尚且如此,如果换成新兴经济体国家,结果又会怎样?所以,对争得IMF新总裁位置有什么意义,新兴国家应反复掂量。

  更何况,IMF的魅力在于能够向成员国提供资金支持。那么其支持力度又有多大?2009年以来,IMF资金规模从2500亿扩充到9000亿美元。这9000亿美元是个什么概念?众所周知,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突破3万亿美元,是这笔资金的3倍还多。值得注意的是,IMF突然扩张的资金与美联储持续的宽松货币政策有关,具有极大的泡沫性。因此,IMF在欧洲人担任总裁、资金越来越充裕的情况下,对挽救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至今作用有限。不难想象,即使新兴国家人选出任IMF总裁,又能给新兴国家带来怎样的结果?

  可见,为这样9000亿美元去和西方国家争一个IMF总裁职务意义并不大。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在美国一票否决权的屋檐下,争得更多分享“美元泡沫”的话语权而已。笔者认为,如果不能进一步提升在IMF的份额,发展中国家就应该建立起真正属于自己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真正在投票权上实现公平与透明。

  现在看来,这个时机已经成熟。其实,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前,IMF资金规模一直都不大。要筹建一个相当规模的新国际货币组织,并不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更重要的是,当下的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实力已远远超过这个能力。按照新兴经济体国家持有的极为丰富的外汇资源来看,即使仍然用美元作为新国际货币组织的“提款权”货币,要筹集不低于现在的IMF所持有的9000亿美元规模的基金也不是什么难事。而英国《金融时报》一项研究指出,两家中国国有银行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的贷款额已经超过世界银行。

  在建立自己的国际金融机构的问题上,发展中国家应有自信,这种自信不仅应来自手中持有的数量巨大的美元储备,更应该来自对自己国家货币的信心。切记,靠越印越多的美元,再多也不靠谱。虽然我们建立的是自己的国际货币组织,但只要依靠美元,无论美国的份额多少,甚至它不直接参与,也仍然会有无形的一票否决权。这也正是为什么当年极盛时期的日本无法靠手中巨大的美元储备自立门户的一个重要原因。今天的新兴国家中,中国的实力已超越日本,而其他一些新兴经济体的实力也可望西欧国家之项背。日本无法与西欧国家结伴建立“日、欧货币体系”,中国却有基础、有条件与其他新兴国家一道建立“新兴国家货币体系”。▲(周寂沫 作者是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


《环球时报》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社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张彩峰)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