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金时评:南海一战,九月或十二月如何--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国金时评:南海一战,九月或十二月如何

● 崔新生

2012年06月05日01:12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反过来亦一样,如同菲律宾不愿与中国开战,但并不等于菲律宾不会与中国擦枪开火。英雄不怕猛兽,但如果缚住手脚一任蚊虫跳蚤贴身爬行,会更加难熬。

  中国在南海与菲律宾的摩擦,不亚于为其他隔海邻国探路。中国与菲律宾何去何从?不是孤立的中菲双边问题,而是多边关系的局中局。中国如何化解中菲摩擦,等于校正与其他临海国家的关系。因此,一战,是早晚不能回避的问题。

  囿于国内体制改革掣肘,如能源垄断使得国内能源公司窝里横而门外毫无竞争力。中国石油公司可以大把大把地扔钱到非洲,换取不靠谱的能源供应,或是被中东国家反复利用,但深海技术一直不过关,眼巴巴地看着海洋资源被数国联军联合方阵瓜分,而自己混迹其中近似忽略不计。

  作为农耕文明哺乳的中国,从来都对海洋缺乏战略性的认识。如同没有非常完整的能源战略一样,也没有富有远见的海洋战略。因此,如果中国不借此解决与菲律宾的摩擦,建立与自身发展地位相匹配的海洋进攻或防御策略路线,就只能重蹈在能源国际合作过程遭堵挨宰的覆辙。

  假如说近三十年的中国周边安全环境,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中苏、中越之战打下的基础,这一时间已经有些太过漫长。这三十年中国的变化眩目华彩,早已被很多国家、特别是原第三世界的兄弟们所利令智昏,中国的透支式发展过程,喂肥了吮吸的蚊虫跳蚤。而蚊虫跳蚤不断地繁衍,如果中国一味地自缚于手脚任其叮咬,那滋味就只能越来越不好受。大国不好当,特别是自认为的大国或强国。

  中国与菲律宾一战,对中国有百利而无一害;对菲律宾则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看看越南这三十年的寡妇剩女经济历程,菲律宾只能比越南更脆弱:菲律宾会为此付出至少十几二十年的衰败。

  昔日中越之战与今日可能的中菲之战,背景与条件已完全不同。中越之战是中、美、前苏联的博弈使然;可能的中菲之战,则是中国为自己的现实和未来重新定位:给自己一个不让蚊虫叮咬的武装,然后给强国如美国一个游戏规则的底线。以理服人只对讲道理的人管用,退避忍让对蚊虫跳蚤连慈悲的美德都谈不上。

  因此,中国与菲律宾的摩擦,采取诱敌深入(放他占领几个岛屿)、自卫还击(包围国土)、收复失地(困住、消耗然后速决)、威慑(其他临海国家不再心存幻想)、礼敬(使美国清楚适可而止对大家都有好处)。解决这一摩擦的最佳时机,9月或12月左右为宜。当然,这要看十八大,以及下一步菲律宾的作为。对于菲律宾,要让他想不打都不行。

  毫无疑问,中国失去了与海洋邻国建立资源共享机制的最恰当的时机。2007年笔者设计“中国海洋争议区域资源权益共享基金”方案,是对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模式创新,以此换取中国海洋资源权益的相互制衡局面。而在陆地资源告急的现在和未来,人类向海洋进行掠夺将会愈演愈烈。假如中国不尽快补上这一课,能源和资源被定价、被炒作、被奴役的市场局面只能越发不可收拾。

  不仅仅是对菲律宾,对任何海洋邻国都一样,维稳思维从来不适合国际间的相处:对局、对峙、平衡、制约的任何博弈,都需要本钱作为依托。因此,菲律宾是中国海洋之战最好的对手之一。假如不做打的准备,等所有邻国从群起围观到围攻时,中国就只能越发被动:菲律宾尚未解决之时,别的国家将会跃跃欲试,从而反过来消耗中国。倘若这样,又应验了美国削弱、消耗并加深对中国进行市场奴役的预判。

  ( 《 国际金融报 》 2012年06月05日  第 01 版:要闻)
(责任编辑:杨铁虎)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