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蒂斯丘欢迎中国投资--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福蒂斯丘欢迎中国投资

人民网驻澳大利亚记者  李景卫

2011年04月10日12:45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手机看新闻

福蒂斯丘新任首席运营官潘纳威先生接受中国记者采访。宇文纯英 摄
福蒂斯丘新任首席运营官潘纳威先生接受中国记者采访。宇文纯英 摄
  “福蒂斯丘与中国有良好、稳固的合作关系,非常欢迎中国投资,中国投资对澳大利亚不构成威胁,”澳大利亚福蒂斯丘金属集团新任首席运营官潘纳威先生对记者如此表述。他同时透露,福蒂斯丘正在通过扩建提高产能,力争满足铁矿石市场的需求。

  中国驻澳大利亚部分记者3月下旬到福蒂斯丘公司的矿山实地采访。途经珀斯时,福蒂斯丘公司营销项目经理刘怡心女士发给每人一个极普通的白布资料代,上面印着福蒂斯丘的徽标,下面有一行字:“铁矿石行业的新生力量”。小布袋上的那行简短的文字凝练了福蒂斯丘的发展轨迹——它是澳大利亚本土的矿业公司,勘探力度居全国矿业公司之首,2006年完成32亿澳元的采矿、铁路、港口等项目融资,在澳大利亚西北部皮尔巴拉地区拥有10亿吨铁矿石基地,一期项目有断云和圣诞溪两个矿区,纵横80公里,设计年产铁矿石4500万吨。最近,福蒂斯丘又在其断云矿区以南35公里处发现高品位铁矿,储量达10亿吨以上。

  3月23日清晨,我们自珀斯搭乘天西航空公司航班飞往断云矿区。除了我们几名记者和陪同采访的公司官员以外,其余乘客都是到矿区上班的采矿和管理人员。他们上班搭飞机,吃住在矿区。采矿人员8天、管理人员4天轮换一班。

  经过2小时40分钟的飞行,飞机降落在一个小型机场。走出机场,记者们乘车前往断云矿区。一路上山石密布,焦土遍野,放眼望去,四处都是铁红色。只听有人打趣地问:“我们还在地球上吗?不是到了火星了吧?”“是有点儿不在地球上的味道,”有人搭话。说着笑着,矿区到了,只见一辆辆巨型矿车从眼前驶过。它们形状怪异,像一头头高大的短尾怪兽。断云矿区有6个矿坑。在大家的要求下,陪同负责人员允许大家驱车直接下到其中的一个矿坑参观。这里的矿石含铁量达55—60%,但随着矿脉的走向,一层层一条条矿带的含铁量有高有低。在数万平方米的矿坑里,一台采矿机在作业。这个庞然大物很智能,它边采掘,边鉴定所采区域的矿石品位,随后把所采矿石装上跟随其后的矿车上。这一矿坑有9台载重180吨的矿车在往返运输,把矿石运到附近的加工场,按矿石的不同品位分类堆放。加工场对矿石进行破碎加工,并按客户的要求标准对不同品位的矿石进行混合,然后装火车运往西北边陲的黑德兰港。在记者们赶到加工场时,满载铁矿石的列车刚刚驶离加工场。矿区至港口每天发车6列。

  矿石加工场附近有一片职工生活区。这里,职工宿舍一栋栋、一排排整整齐齐。职工餐厅坐落一旁,里面干干净净,一尘不染。面包、米饭、肉类、鱼类、蔬菜类、水果、饮料应有尽有,就连冰激凌都有多种口味。职工在这里免费食宿,分文不掏。记者们有幸在职工餐厅享用午餐,人人都说比饭馆里的饭菜好。

  午餐过后,记者们乘阿波罗运输公司的微型包机前往黑德兰港。矿石加工场距港口260公里。小飞机一路上穿云破雾,1小时40分钟后安全降落在黑德兰港。正巧,来自矿石加工场的列车也刚刚抵达。运载铁矿石的重型列车由两节车头牵引,共240节车斗,每节车斗装载铁矿石138吨。列车抵达港口时,先经过翻倒装置,由机械臂将列车每两节一组推进装置进行翻倒卸车。整车矿石翻倒完毕需要3小时左右。卸车后的铁矿石进入传送带系统,源源不断地送到码头边上的储料场,再由取料机送入装船的传送系统,最后由装船机装入停在码头的货轮。每艘货轮载17万吨左右,装满一艘货轮需要27个小时。每月发送货轮25—26艘,大都开往中国。

  回到珀斯,福蒂斯丘金属集团公司新任首席运营官潘纳威先生接受了记者们的采访。铁矿石价格问题是记者们关心的首要问题。但潘纳威与陪同我们的所有官员一样,在价格问题上守口如瓶,只是说铁矿石的价格今后将由市场价格指数决定,并说这种方式比以前的谈判机制更透明、更合理。谈到福蒂斯丘的生产能力时,潘纳威说,福蒂斯丘的增产潜力很大。目前,一个84亿美元的扩建计划正在进行之中,项目包括开发奇切斯特和所罗门两个新矿区、增设铁路和港口等。今年第二季度,福蒂斯丘的铁矿石产量即可以从4500万吨提高到5500—6000万吨。

  采访结束前,潘纳威说,福蒂斯丘85%的铁矿石出口中国。中国经济发展对澳大利亚非常重要。(人民网珀斯4月10日电)
断云矿区一瞥。宇文纯英 摄
断云矿区一瞥。宇文纯英 摄
薄层采矿机在作业。宇文纯英 摄
薄层采矿机在作业。宇文纯英 摄
铁矿石加工场一瞥。宇文纯英 摄
铁矿石加工场一瞥。宇文纯英 摄
联系本文记者

李景卫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李叶)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