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在日本震后的VIP待遇--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中国制造”在日本震后的VIP待遇

——三一重工向日本捐赠救援长臂泵车侧记

蒋丰

2011年04月06日17:01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手机看新闻

三一重工向日本提供的长臂泵车,臂长62米,正可以用于完成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救灾工作。
三一重工向日本提供的长臂泵车,臂长62米,正可以用于完成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救灾工作。
  一场没有询价的商业谈判

  3月17日,日本“3·11”大地震已发生了一个星期。28岁的杨丙龙正在日本大阪与客户进行着一场艰难的商谈。应该说,这场商谈具有格外的意义,因为大阪准备建设一座高度为“大阪第一”的商贸中心大厦。当然,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承建这座商贸中心大厦的那家日本建筑企业有意购买杨丙龙所在的中国工程机械制造业龙头企业——三一重工的拖泵机械。

  就在这时,一个电话进来了。电话那一头的话语有些神秘但更带着紧张,说:“日本东京电力股份公司有意购买三一重工的混凝土输送泵车,你能回东京一趟吗?”

  “不是能不能的问题,是必须能!”杨丙龙斩钉截铁地回答。事后,记者问杨丙龙,“那几天,是媒体报道核泄漏最紧张的时期。数以万计的在日中国人都选择了自主回国的路径,你却为了自己在中国的公司要回到东京,真的不害怕吗?”杨丙龙沉吟片刻,回答道:“说不怕是假的,我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还是一个尚未结婚成家的年轻人。但是,这么多年来,我在日本从事营销,一个心劲就是想把‘中国制造’的机械推向日本市场。那一刻,我觉得危急关头的机会来了,我顾不上太多,只是匆匆买了一袋大米,因为我听说东京大米脱销了。同时,我还买了几盒口罩。我在当天晚上就回到东京了。”

  项目商谈,往往是马拉松式的。谁料,第二天,也就是3月18日清晨,杨丙龙等早早赶到日本东京电力股份公司后,出面商谈的东京电力股份公司原子力设备管理部设备改良工程小组主任宫川雅彦却一改“日本式”的商谈习惯,在了解到三一重工能够生产臂长为72米的泵车后,单刀直入地问:“你们中国的泵车什么时候能够到货?”

  原来,自从3·11大地震后引发的海啸袭击了福岛第一、第二核电站后,核泄漏的威胁时刻存在。日本自卫队、警察厅、消防队等分别采取了运输机注水、消防车灌水等种种措施,但危险度并没有降低。运输机注水,犹如高空洒水,真的是“远水不解近渴”。消防车灌水,臂长不够,无法发挥出“一臂之力”。这个时候,长臂泵车注水就成为了一个选择。当东京电力股份公司得知中国三一重工目前就有长臂泵车时,当即拍板:“买!”

  这个时候,日方没有问价钱。焦急中,杨丙龙也没有说价钱。当他把电话打到位于湖南长沙的三一重工本部的时候,公司方面嗔怪他:“不说价钱就敢卖啊?”此刻,三一重工公司内只有一台62米臂长的泵车,价值百万美元。当杨丙龙反过来和东京电力股份公司谈价格的时候,日方的回答是:“不管是什么价格,我们都会买的。”这个时候,位于长沙的三一重工海外部也把此事上报给董事长梁稳根。梁稳根稍事思考后说:“既然福岛地震后遇到这么大的困难,我们不卖了,就捐赠给他们!”

  “中国制造”,在日本受到VIP待遇

  跨国捐赠,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企业对企业捐赠,需要解决好税金问题。企业经由红十字会捐助,通常审查需要一个星期。但是,此刻已经不是“通常”时分,跨越国境息危救人是重中之重,“中国制造”的机械能够在世界危难的时刻显身手,是三一重工梦寐以求的理想。3月18日夜晚,整个三一重工在行动!

  夜幕深沉。长沙,三一重工的厂房灯火通明。按照日方的要求进行改装;一次又一次地进行测试;为出行前加油……。北京,三一重工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上报外交部、中国红十字会,连夜准备出厚厚几本的材料。19日清晨,当他们把这些材料送到中国红十字会的时候,立即获准审批,发运电话直接通往日本红十字会。

  “绿色通道”,一路绿灯。中国外交部、中国红十字会、上海警方、上海海关为三一重工的这辆中国救援泵车提供了一切可以提供的方便。中远集团得知此信后,紧急指示中远物流公司、中远集装箱运输公司等做好设备装运各个环节的准备工作,同时决定由国际客轮“苏州号”免费给予运输。

  3月24日,日本时间上午9时左右,经过40余小时的航行,运载中国救援泵车的“苏州号”抵达日本大阪港。杨丙龙告诉记者,这辆泵车几乎就是从船上直接开出港口的,以往所有的繁杂的通关手续都没有出现。原来,为了让这辆泵车尽早开到福岛第一核电站,日本外务省、国土交通省事先规划好行车路线。这里,也是一路绿灯。

  前面,日本两辆警车开道。后面,是中国的救援泵车。接下来是一辆随行车辆,再后面仍然是两辆日本警车。当日方问前来接车的杨丙龙要坐在哪辆车上时,他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坐在泵车上!”

  当这个车队畅通无阻地前行时,杨丙龙心潮澎湃。他事后告诉记者:“这是我第一次在日本看到‘中国制造’受到的VIP待遇。”

  在日本人面前“叫板”细致

  细致,向来被日本人视为他们对待工作最突出的优点之一。然而这次,他却感受到了中国企业的“叫板”。

  三一重工是细致的。日本大地震发生以后,汽油短缺,许多加油站都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为此,在发车之前,三一重工特意准备了100升汽油,分装在5个油箱里面。日本方面的安排也是细心的。从大阪前往千叶县培训场的途中,每隔200公里到了一个加油站,日方都安排为这辆中国救援泵车优先加油。

  三一重工是细致的。通常,使用这种泵车的培训需要三个月的时间。这次,三一重工为日本操作手特意研制出针对性很强的新培训方案,培训两天后就可以上岗作业。以往,操作手都是在150米外通过遥控器进行操作,这次,三一重工为了确保日本操作手的安全,专门设计了可以在两公里以外使用的遥控器。

  三一重工是细致的。得知三名日本操作手都是来自福岛县灾区的时候,三一重工不仅向这些操作手表示了敬意,又向他们赠送了长距离望远镜,让他们不仅可以远距离操作,还可以远距离观望现场。

  施援的同时,没有忘记学习对方。杨丙龙告诉记者,“这三位日本操作员,都来自福岛县。他们当中有家人就在这次大地震后被海啸卷走了。但是,他们在接受培训的过程中,每个人都非常认真,并没有因为家中受灾而影响培训。

  中国“大麒麟”与德国“大象”之争

  中国救援泵车奔赴福岛第一核电站!几天来,担任这辆救援泵车技术小组组长的杨丙龙每天用电话与前方的日本操作手联系。当他得知救援泵车在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机组开始作业的时候,当他得知日本《读卖新闻》、《每日新闻》等主流媒体把这辆救援泵车称为“大麒麟”而加以赞扬的时候,他的脸上绽出从未有过的灿烂笑容。

  救援泵车出发之前,三一重工队泵车进行了模拟注水试验。同时,还在泵车上安装了360度的摄像机和温度测量仪。安装前者,在泵车作业的时候可以随时看到燃料池的情况;安装后者,可以随时测量核辐射的程度。记者了解到,正是因为具有了这样的装置,4月5日,这辆救援泵车又被调往福岛第一核电站4号机组,取代了以前一直由于飞机在高空进行的航拍作业。

  救灾时分,似乎无须刻意竞比高低,只要能够减少一分灾情,就都应该得到认可。但是,危机总是与商机并存的,当中国的“大麒麟”驶向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时候,德国的一辆有着“大象”之称的泵车也开向这里。因此,业内人士称,在日本福岛核电站的周边,正展开着一场中国“大麒麟”与德国“大象”之争。

  这是一场人类历史上罕见的防堵核泄漏的“战争”。最终决定这场战争胜负也绝对不仅仅是中国的“大麒麟”或者是德国的“大象”。目前,62米臂长的中国“大麒麟”与56米臂长的德国“大象”正在福岛核电站周边“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发挥着应有的作用。杨丙龙谦逊地说,生产长臂泵车的历史,德国远远长于中国。

  值得一书的是,德国商人的嗅觉是灵敏的。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当他们得知中国三一重工要捐赠一台长臂泵车的时候,立即行动起来,通过日本政界人物的运作,向东京电力股份公司销售了4辆德国“大象”。同样值得一书的是,中国是当今世界上唯一可以生产72米臂长泵车的国家,大约30辆长臂泵车的意向订单也从日本飞向三一重工。

  提升“中国制造”的国际形象

  世事难料。可以说,谁都不会事先想到,一场日本140多年来未曾有过的大地震,竟然演绎出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制造”在异国发展的品牌故事,演绎出年轻的营销人杨丙龙这样坚信“品质改变世界”的市场故事。

  对中国三一重工向日本捐献长臂泵车的事情,记者并不想进行过多的政治解读,也不认为此事能够对尚不顺畅的中日关系产生转圜性的影响。民间感情、草根交流、公共外交,一般都要依凭着平素一点一滴的积累。付出这种“积水成流”、“积河成川”的功夫后,任何逆流的泛滥最后都无法改变浩浩荡荡的主流奔腾。

  中国三一重工向日本捐献长臂泵车的事情,更重要的意义应该在于它通过参与救援日本震后核能危机,在国际社会提升了“中国制造”的形象。曾经被美国、德国等控制的混凝土泵车的臂架技术,已经被中国三一重工自主研发创新,打破了国外品牌的垄断。它或许意味着占有世界市场的“中国制造”将不再是那些价格低廉、技术含量低下的轻工用品,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制造”也将唱响这个世界。
(责任编辑:段欣毅)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