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专家:人类战胜神经性疾病的曙光就在前头--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澳大利亚专家:人类战胜神经性疾病的曙光就在前头

——访昆士兰脑研究所主任培利·巴勒教授

人民网驻澳大利亚记者  李景卫

2011年04月06日09:55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手机看新闻

昆士兰脑研究所主任培利·巴勒教授。 宇文纯英摄
昆士兰脑研究所主任培利·巴勒教授。 宇文纯英摄
  抑郁症、老年痴呆、中风引起的脑损伤等神经性疾病严重威胁着人类的健康和生命安全。人类对这类疑难疾病难道真的束手无策了吗?不是这样。人民网记者近日在澳大利亚昆士兰脑研究所发现,战胜这些疾病的曙光就在前头。

  走进坐落在昆士兰大学校园内的昆士兰脑研究所,记者对澳大利亚科学院院士、昆士兰大学分子神经科学创始人、昆士兰脑研究所主任培利·巴勒教授说:“对于脑科学,我一窍不通,今天要来向您学点东西。”

  巴勒教授笑着说:“人类的大脑由千亿个神经细胞(亦称神经元)组成。大脑是如何工作的,即学习和记忆的机制是怎样的、神经细胞之间有怎样的信息沟通、哪些分子和基因参与了这一过程,是神经生物学研究的重要目标之一。”在10—15年以前,人类对此并没有太多的认识。根据早期发现,过去人们一直认为,人类大脑新神经细胞的产生只在胚胎发育期,出生以后就不再产生新的神经细胞,而且神经细胞的数量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减少。

  科学的发展在于不断地探索。巴勒教授领导的研究小组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于1992年在成人大脑海马区发现了具有发育新神经细胞能力的神经干细胞群。在反复实验过程中,他们于2001年在世界上首次成功地分离出这些内源性神经干细胞,识别了它们的特性,并且发现,在一定的实验室和病理条件下激活这些神经干细胞的机制。这一发现证明,人类大脑中的神经干细胞实际上始终存在,只不过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神经干细胞的活力逐步下降,发育新神经细胞的数量逐步减少,甚至停止。巴勒教授的发现在脑科学领域取得重大突破,推翻了人们长期坚持的神经细胞的发育终止于生命早期的理论。这一研究成果在激烈竞争的脑神经科学研究领域居国际领先地位。世界著名科学杂志——英国《自然》杂志同年将巴勒教授的研究成果作为封面文章发表,在脑神经科学界引起强烈震动。

  科学的探索始于细微之处。巴勒教授领导的脑研究所共有27个研究小组。在其中的一个小组的研究室里,饲养着很多果蝇。研究人员以它们为模式生物。小小的果蝇很神奇,大部分基因与人类基因相同。它们的睡眠时间也与人类一样,都需要8小时。研究人员以不同的实验室条件,研究果蝇睡眠与学习、记忆之间的联系。研究结果显示,在让果蝇正常休息或给它们某种刺激的条件下,它们脑神经细胞之间的联系会加强,学习和记忆效果就好,而剥夺它们的休息,或者让它们睡懒觉,它们脑神经细胞之间的联系就减弱,学习和记忆的效果就差,还会出现注意力不集中。除了通过果蝇研究有关学习和记忆的机制以外,巴勒教授的脑研究所通过动物实验,研究抗抑郁药物、衰老、运动等对神经细胞发育的影响,以及在一定的实验室和病理条件下激活神经干细胞的机制,从而使大脑中的神经干细胞重新活跃起来,增殖新的神经细胞,有效防止和治疗抑郁症、老年痴呆、脑损伤等神经性疾病。

  在脑科学领域,昆士兰脑研究所与中国有良好的合作。巴勒教授透露,他的研究所目前与中国正开展两项重大合作,一是与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于2010年在北京和布里斯班分别建立了“中澳神经科学与认知联合实验室”,双方在学习和认知、发育、细胞神经生物学等领域开展广泛合作;二是与上海第二军医大学于2010年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将在神经遗传学方面进行合作,研究精神分裂症、运动神经元疾病、癫痫等神经性疾病的成因。另外,自2006年起,昆士兰脑研究所与上海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之间开展了广泛的学术交流与合作。

  有关神经干细胞的研究结果何时能用于临床医疗?巴勒教授报告了一个好消息,按照计划,激活神经干细胞的动物实验阶段总共需5—10年,然后进入人类临床实验。根据目前的研究进度,“可以乐观地说,动物实验可望在1—2年内取得理想成果。人类临床实验和实际临床应用的时间距我们越来越近”。(人民网布里斯班4月6日电)
联系本文记者

李景卫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李叶)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