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国际>>世界博览 2006年06月18日03:08




编辑:田兴春
相扑选手的死海之旅

6月8日,到死海游玩的相扑选手们漂浮在水面上。这些来自日本的顶尖相扑选手是于4日抵达以色列,并开始为期6天的参观和访问的。

6月8日,在死海之滨,相扑选手们把死海泥涂抹在身上。
韩国音乐偶像

韩国神话偶像组合


李孝利

俄富豪格尔曼?斯捷尔利科夫

斯捷尔利科夫和儿子在小木屋中


出行要靠马拉雪橇

俄老工匠巧手打造神奇家园


在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的埃尔卑斯克伊村,叶夫根尼?什莫利克在工作室里雕刻一件浮雕

  叶夫根尼?什莫利克是一名自学成才的老工匠。经过他的巧手装扮,自家的这座19世纪乡村房屋被装饰成一座充满奇思妙想的乐园。众多想象力丰富的木制品和手工家具将传统的俄罗斯印花、超现实主义、神话故事与幽默感融为一炉,打造出别具一格的装饰风格。


在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的埃尔卑斯克伊村,老工匠叶夫根尼?什莫利克的女儿纳塔利娅?什莫利克在家中向窗外张望
韩国音乐偶像走下坡路

  现如今提起“韩流”,人们脑海里浮现的可能是“大长今”那亲切的笑脸,或者众多韩剧里婆婆妈妈的家长里短,很少有人还记得当年的“韩流”先锋——韩国音乐。无论是曾经引领时尚的H.O.T.、神话组合,还是近年试图“呼风唤雨”的Rain、Seven,韩国音乐偶像的风头正逐渐被影视明星取代,韩国乐坛正经历着艰难的蜕变期。

唱片店大批关门

  偶像派音乐组合曾经是韩国音乐最红火的表现形式之一。这些组合里的俊男靓女,凭借时尚的曲风,劲辣的舞蹈动作,夸张的艺术造型吸引了无数亚洲青少年。

  但是现在,H.O.T.在韩国已没了热度,神话也回归平凡,由宝儿和李孝利等人坚守的舞曲阵地正日渐缩小,虽然Rain和Seven仍在不断拓展国际市场,但他们在韩国国内唱片销量下降已成为不争的事实。进入21世纪以来,韩国音乐市场上就未出现过白金唱片(销量超过百万张的唱片),而且其唱片市场份额近几年较2000年下降了近1/3,以前随处可见的小区唱片店现在全国仅剩下了350多家。

歌手转行拍片

  韩国偶像组合在短短几年内失宠有几大原因。首先是歌迷口味的提高,电视台要求真唱。曾是宝儿和东方神起声乐老师的韩国著名音乐人卢英宙认为,“当时舞曲兴起的时候,由于韩国这类歌手在视觉效果方面有优势所以能迅速在韩国以及其他亚洲地区得到认可,但现在大家已经看腻了,更注重音乐本质的东西。”而且现在各家电视台都要求真唱,那种注重造型而忽略唱功的组合已经没了施展空间。所以现今的所谓韩国组合已经演变成乐队,要求每个成员都能掌握一门乐器。

  另外,网络下载和韩剧使韩国音乐风头不再。现在的韩国街头,随时可以看到用MP3听歌的年轻人,而提供网络下载服务的通讯公司与唱片公司的利益之争悬而未决,以至于以Rain、李孝利为代表的艺人向韩国三大电讯公司“宣战”,要求保证艺术创作者的权益。在唱片经济得不到保证的情况下,许多韩国歌星索性投入到影视剧的怀抱,原来唱而优则演的歌星们越来越离不开银幕荧屏,为的是人气别跑光了。

民族特色是关键
  韩国音乐曾在亚洲处于领先地位,但过度模仿其他地区的音乐令韩国乐坛尝到了苦果。现在韩国的抒情歌曲部分受日本影响,舞曲部分则向欧美靠拢,过度模仿造成了韩国音乐涉嫌剽窃的事件增多,最近李孝利新歌涉嫌剽窃布兰妮的作品就是一例。韩国音乐在制作上是精良的,这也是中国以及日本音乐人为之羡慕的地方,但缺少的就是独创性。所以目前韩国最推崇的是Sg Wanna Be类型的音乐组合,他们将欧美音乐与韩国民谣相结合形成了全新的音乐形式,成为韩国音乐再度崛起的典范之一[详细]
俄富豪躲进森林当野人

  在原苏联解体后涌现出的第一批百万富翁中,格尔曼?斯捷尔利科夫是最能标新立异的一个:他靠办交易所发家,成为无人不晓的金融寡头;他向驻伊美军推销棺材,大出美国人的丑;他参加总统竞选想要拯救国家,却一败涂地。如今,他又出人意料地抛弃现代文明,举家迁入莫斯科郊外的深山野林,过起自给自足的隐居生活,只因为他厌倦了浮华奢靡的生活。

霍多尔科夫斯基找他借钱

  同大多数俄罗斯金融寡头一样,斯捷尔利科夫几乎也是在一夜之间暴富的,但同样必不可少的还有他令人艳羡的机遇和精明的生意头脑。

  上世纪80年代末,在莫斯科大学法律系读一年级的斯捷尔利科夫辍学当起了工人,平时靠在火车站组织流浪艺人表演抽提成赚点“外快”。苏联解体后,头脑灵活的他开始下海经商。24岁时,通过结识莫斯科一家银行的行长,他积累了创业的原始资本。在他的精心运作下,俄罗斯第一家私营的商品交易所诞生了。这是一家靠向客户提供最新商品行情、组织货源、买家的中介性质的交易所,斯捷尔利科夫将它命名为“阿利萨”——他最心爱的高加索牧羊犬的名字。在那个疯狂的、缺乏规则的年代,“合约全靠人随意地手写在散乱不堪的纸上”,斯捷尔利科夫这个“超级掮客”,一跃成为全俄罗斯第二位百万富翁。

  当时,斯捷尔利科夫和“阿利萨”的名头在全俄罗斯几乎无人不晓,莫斯科的电视台24小时播放由那只高加索牧羊犬代言的“阿利萨”商品交易所广告,当时还在苦寻发财机会的前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也曾向他求助融资。几年之间,生意越做越大的斯捷尔利科夫逐步拥有了私人飞机、豪华车队和莫斯科的四层别墅,过上了超级富翁的奢华日子。他曾向西方记者透露,自己的家产一度高达2亿美元。

向美国推销打折棺材

  1993年,斯捷尔利科夫的生意开始下滑,“阿利萨”被迫关门。此后,他几乎从媒体视野中消失了。但正是在这段失意的日子里,他体会到了灵魂的重生。他宣布与过去的生活决裂,将电视机扔出家门,和妻子每周到东正教教堂虔诚地礼拜。不过,按照斯捷尔利科夫的个性,他的人生显然不会就此平淡下去。

  果然,5年后,他再次成为媒体的焦点。1998年,他与弟弟合伙成立了“斯捷尔利科夫兄弟棺材店”,专营用西伯利亚雪松等昂贵木料制作的上等棺材。他说,“这个工作令我每天想到死亡。但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热爱生命。”

  为了实现政治抱负,2002年,斯捷尔利科夫宣布竞选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行政长官。当时,他用马匹驮着两口外裹红色绒布的精美棺材,煽情地对记者表示,自己将“埋葬腐败现象与寡头制度”。他后来还曾参加过莫斯科市长、甚至是俄总统竞选,结果无一例外是失败。据说,就是在一次次的竞选过程中,斯捷尔利科夫消耗了自己的大部分家产。

远离现代文明的日子

  几经大起大落,斯捷尔利科夫对财富和政治都感到了厌倦。2004年,他出人意料地变卖了私人飞机、房车和豪宅,举家迁入莫斯科南部160公里外的森林中,过起了“原始人”一般的生活。他说:“我放弃了拯救俄罗斯的想法,转而拯救自己和自己孩子的灵魂”。

  在这个没有电、燃气、方圆几公里内都没人烟的小木屋里,斯捷尔利科夫成了标准的“乡下人”:蓄着大胡子,穿着朴素的衣服,用蜡烛照明,烧木头取暖,吃自制奶酪、炸土豆等粗茶淡饭,靠养猪、鹅、羊维持生活,出行则以马车代步。斯捷尔利科夫对现代的教育体制也深恶痛绝。他曾立下誓言,如果当选总统一定要废除学校。如今,跟他住在森林中的子女们早已不再去学校,而是由专门的师傅上门来教授木工等生活技能,教学报酬通常是火鸡或山羊。

  在与来访记者谈起商海浮沉时,斯捷尔利科夫说:“以前的日子就像噩梦,充满了奴役、金钱、淫欲。现在才是真正的生活。”他最喜欢小木屋顶上的那片蓝天,因为,“这样的美景用钱也买不来!” [详细]

400万新加坡人准备一起笑

  向来严谨的新加坡人要共同学习“笑脸迎人”了。新加坡将在今年9月主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的年度大会,为了这次重大的国际活动,总理李显龙向400万新加坡人发起400万张笑脸活动,还将在网络上票选最迷人的微笑照片。

  李显龙说,“这不完全是表示出我们亲切的微笑脸庞,也是我们共同的信念,要向宾客表现出乐观独特,难以忘怀的新加坡经验。”决心要打造新加坡为更开放更国际化的李显龙,为了这场共计1.6万位访客的国际财经盛会,要400万新加坡人展现出400万张微笑,可谓用心良苦。他说,“这个(微笑)体验将从宾客下飞机海关查验护照的那一刻开始。”

  但要让一向都非常严谨的新加坡人表现热情的微笑并非易事,因此在这场400万张笑脸的活动里,政府还鼓励民众把笑脸拍下来,贴在官方网站上,以评选出最美丽的微笑典范。预计9月起,新加坡就能出现一个处处嘴角上扬的新气象。[详细]
韩国年轻人流行戴假发
  在韩国,年轻人正掀起时尚假发热。而此前使用假发的人群主要是秃顶或进行癌症化疗的患者。
模仿演艺明星

  韩国青少年喜欢戴与演艺明星发型类似的假发。最受女性欢迎的是模仿宝儿或李孝利发型以及玄英发型的假发。宝儿和李孝利有一头披肩长发,玄英则留着波浪式长发。对男性来说,最受欢迎的是“SS501”、李俊基、金钟国发型的假发。

韩日世界杯
  时尚假发热潮始于2002年韩日世界杯。此后,年轻人在各种体育比赛、活动以及聚会中都喜欢戴假发。
购买者多是少女
  目前,韩国有100多家假发制造商,产品种类达1200余种。据一家在线购物中心负责人透露:“每天都有许多年轻人发来订单,日均销售200多个假发,月销售额可达5000万韩元。”一家假发企业负责人表示:“10多岁女生顾客的购买额占销售总额的70%左右。”[详细]
(责任编辑:刘则华)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