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国际>>环球瞭望(本网独家评述) 2007年08月10日13:44

脱胎于17世纪前的学徒制


国际周刊:从伊撤军 三十六计走为上

本期主持人:李潇

丹麦 大兵回家 百姓安心——驻瑞典记者 雷 达

    
  西班牙、荷兰等国开始从伊拉克撤军了,北欧伙伴挪威也已远离了是非之地,就连美国的“铁杆”英国也开始在伊拉克问题上动摇了……这些事实使丹麦政府意识到,如果继续把军队留在伊拉克,丹麦百姓不答应,国际社会呼吁和平的力量也不会答应。
  

  “我们在伊拉克的士兵终于要回家了,老百姓悬着的心也可以放下了。”丹麦老人弗里斯·莫勒在向记者说这番话时,言语中不仅透露着兴奋,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据丹麦媒体7月29日报道,在伊拉克驻扎的470名丹麦士兵,目前大部分已撤离到科威特等待回国,整个撤军工作在近期便可全部完成。消息传出后,丹麦上下都长出了一口气——政府终于在民众的反战压力面前得以解脱;百姓也可以不必再担心他们的同胞与亲人受到伤害。当地一家报纸也对此发表评论:“4年多的时间里,我们终日在为驻守伊拉克的丹麦年轻人提心吊胆,现在这样的日子总算结束了。”

  曾像对待英雄一样送士兵远行

  丹麦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克里斯坦森对记者说,在北欧各国中,丹麦是唯一一个既是欧盟成员国,又是北约成员国的国家。长期以来,丹麦一直把对美关系当作本国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在许多重大国际问题的立场上,也常常紧随美国之后。所以在伊拉克战争爆发,美国迫切需要其盟友能在舆论、经济以及军事上提供帮助时,丹麦政府几乎毫不犹豫地决定站在美国一边。

  丹麦政府的这一决定,也曾经得到相当高的民意支持。这其中既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因素。众所周知,美国在二战期间曾经帮助欧洲人打败了德国法西斯,所以很多丹麦人都一直相信,美国这次在伊拉克所做的,也会和几十年前一样,能够给伊拉克带来长久的和平与安定;而另一方面,伊拉克在萨达姆统治时期,每年都有一部分伊拉克人以难民身份申请到丹麦寻求政治避难,相当多的丹麦人认为,如果美国能为伊拉克带去民主,这类难民问题也可迎刃而解。

  克里斯坦森回忆说,当初那些丹麦士兵在准备奔赴伊拉克战场时,很多丹麦人像对待英雄一样送他们远行。

  反战的呼声一直没有停止

  虽然丹麦政府决定向伊拉克派兵时,曾经得到一部分民众的支持,但反战的呼声一直没有停止,而在4年后的今天,当初那些支持派兵的人也加入到了反战的队伍中。撤军,终于成为全体丹麦人的共识。

  克里斯坦森向记者介绍说,很多有识之士在4年多以前就指出,伊拉克的情况与二战时期的欧洲不可同日而语,因为伊拉克问题完全具有在政治框架下解决的空间与可能,还远未到非要靠战争去解决的程度,这与二战时期对阵双方剑拔弩张、你死我活的态势有着本质的不同;而丹麦的伊拉克难民问题也不是靠一场战争就能解决的——萨达姆时期有政治难民,但伊拉克陷入战火后,则会产生更多的战争难民。

  几年来所发生的事实恰恰被这些人言中了。伊拉克战争爆发后,那里的局势一天比一天糟,不仅多国部队伤亡日增,每天还有大量的平民无辜遭殃,并且有越来越多的战争难民涌向了其他国家,而丹麦人希望在伊拉克看到的民主更是迟迟没有出现,甚至连“伊拉克具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条发动战争的所谓“依据”都被承认是“错误的情报”。对多数丹麦人来讲更为严重的是,宗教极端势力的恐怖袭击先后在西班牙和英国出现,这使他们普遍感觉到,远在伊拉克的战火似乎已经烧到了自家门前。

  今年年初,伊拉克政府要求英国及丹麦将巴士拉地区交还给伊拉克方面,丹麦随即于2月21日宣布将在8月把驻伊军队全部撤回。当时就有丹麦媒体评论说:“我们的军队终于可以驻守到正确的地方了。”

  战争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

  丹麦的400多名大兵就要回家了,可目前仍有十几万外国军队驻守伊拉克,两个数字相比,丹麦的撤军是否有些无足轻重呢?

  克里斯坦森表示,丹麦以及其他国家的撤军行动,短期内对伊拉克局势的影响确实有限,因为毕竟美国才是外国驻伊军队的主体;可从长期看,这种撤军行动将对最终解决伊拉克问题起到重要而积极的作用。这是由于丹麦及其他国家从伊拉克撤军的事实,已经让更多的人认识到,战争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回到谈判桌前,才是伊拉克问题未来的出路。
 

 

美撤军压力增大 新战略效果不彰

是走是留难抉择——驻美国记者 李学江
 

   
    如何评价伊拉克的安全局势:是开始走向好转,还是在继续恶化?美军应该继续坚守,还是应该尽快撤军?这是当前美国伊战大辩论的两个热点,亦是美国总统布什与国会斗法的最大焦点。

  新战略效果不彰

  这场大辩论首先围绕着布什年初公布的“伊拉克新战略”是否有效而展开。布什和新任驻伊司令彼得雷乌斯的新战略以增兵为核心,力图以足够的兵力来扭转伊拉克持续恶化的安全局势,其重点放在让巴格达的局势有明显好转,同时铲除“基地”组织在安瓦尔省的活动基地,而当务之急则是尽快减少巴格达的暴力活动,确保人民的生命安全。具体战略是,在巴格达地区让美军走出军营,在全城各要地增加数以百计的前沿兵站,增加哨卡检查与街区巡逻。这一举措让美军面临的风险大增,导致今年第二季度出现更多伤亡,每月丧生100多人。在安瓦尔省,美军则通过赦免一度反美的逊尼派武装分子,争取到逊尼派领袖的支持,共同反对“基地”组织的活动。据军方说,后一策略已初见成效,并正在向伊拉克各地推广。

  至于新战略实施数月以来的成效则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布什政府于7月递交给国会的报告中,评价成败各半。但布什更强调的是成功的一面,如美军在安瓦尔省将逊尼派反美武装派别化敌为友,压缩了“基地”的活动地盘。但民主党与反战人士看到的则是伊拉克政治和解进程迄无进展,如为争取逊尼派支持而拟定的石油法和放宽反复兴社会党人法,都未获通过,国会议员便一走了之,各自度假去了。近日,6名逊尼派内阁部长全都挂冠而去,这对急于达成民族和解的马利基总理和布什政府都不啻是当头一击。另一方面,尽管美国驻军7月份的伤亡减少到78人,但伊拉克平民遇害人数则仍高达1653人。

  国会与民众要求撤军压力大增

  自去年底反战的民主党人控制了国会参众两院,民主党声称获得了选民授权,一再逼布什提出撤军时间表。半年来,民主党人曾先后在2007年追加战争拨款法案,在2008年度国防开支法案上附加撤军时间表。前者被布什所否决,后者因在参议院未能通过60票的程序门槛而胎死腹中。但民主党人并未死心,他们将于9月复会时再度发起总攻,根据国会通过的法案,布什政府必须于9月中旬再度向国会提交伊拉克局势进展报告,这将再次为民主党人提供炮弹。

  现在到9月中旬是关键的6周,伊拉克政府能否实现民族和解,美军能否扭转治安局面?无人敢就此断言,但总体上悲观论调占了上风。目前,巴格达爆炸声不绝于耳,美军伤亡仍在继续,战争开支水涨船高。一位驻伊美军将领曾于近日透露,最早也要到11月才能对伊拉克局势做出全面评估,这无疑是为布什的9月报告预留了余地。

  据《纽约时报》披露,驻伊美军最高司令彼得雷乌斯和美国驻伊大使克拉克也正在准备一份驻伊美军未来两年计划。计划要求到明年夏季,在伊拉克,包括巴格达在内的主要地区恢复治安;到2009年夏天要在伊拉克全国建立起持续稳定的安全环境。报告没有明确谈及撤军问题,但预言今年晚些时候或明年年初,有可能会削减部分美军作战部队。

  据报,驻伊美军正在秘密准备一份撤军方案。被提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麦克尔·马伦上将在国会保证,他会在拟定应急性撤军计划时发挥积极作用。因此可以肯定,美国军事决策层肯定在准备撤军预案。这样做是出于两点考虑:一、如果到9月中伊拉克局势仍无好转,将会有更多的共和党议员在选民压力下要求布什撤军。二、难以长期将驻伊美军保持在目前的16万人的水平上,美国陆军已连续两个月没有完成招兵计划。麦克尔·马伦上将在国会表示,如果不延长部队轮换期,目前驻伊美军的兵力水平只能持续到明年4月。

  看布什政府如何抉择

  两年来,反战呼声在美国日益高涨。因为伊拉克战争,美国民众对布什的不满意指数持续保持在65%上,这个不满意度在美国历史上甚至仅低于尼克松在1974年的66%。反战压力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日前,《纽约时报》发表了题为《没有撤出战略》的社论。社论开头就说:“关于伊拉克,美国人民只有一个问题要问了:布什总统及时地和负责任地撤出伊拉克的战略计划究竟什么样?这是挽救美国在中东更广泛利益的最根本前提条件。”社论在结束语中写道:“将战争再拖延两年并不能取得胜利。那只意味着丧失更多的生命,对美国的国际地位造成更多损害,同时也分流了同恐怖分子作战的更多的资源。如果布什的顾问们不能告诉总统这一点,国会就不得不以压倒性的多数票来向总统表明这一点。”

  可以说,伊拉克问题对布什政府构成了最大的政治、军事和外交挑战和难题。它的成败事关布什总统本人在历史上的地位,决定着共和党人在2008年大选中的命运,更关乎2000多万伊拉克人民的安危与福祉,关乎整个大中东地区的和平与安宁。因此,美国是进是退,全世界的人们都在看布什政府将于今秋做出何种抉择。
 

 

三十六计走为上——黄 晴

 

    最近,新一波伊拉克撤军风潮又起。丹麦驻伊拉克470名士兵将完成全部撤离行动。此前,斯洛伐克表示将从伊拉克撤军。日本和意大利采取了撤军行动。罗马尼亚将进行撤军的全民公决,连英国也表示正在考虑撤军问题。

  伊拉克战争是美国主导,美国主打的。英国是其主要的盟友。其他还有若干国家,出于种种原因和考虑,象征性地参与其中。现在,伊拉克内乱不已,势成僵持,从谋利的角度看是形同鸡肋,从避害的角度看是危地不可久居,许多参与者遵照“乱邦不入,危地不居”的古训,开始纷纷撤军,三十六计走为上。

  究其原因,大体上有三点:其一,伊拉克战争缺乏合法性和正义性,各国的反战呼声很高,对有关政府形成了强大的政治压力。其二,大多参与者三心二意,各有各的小算盘,没有同仇敌忾的凝聚力。本来就是凑热闹,现发觉风险颇高、代价不菲,感到这混水不蹚也罢。其三,这些参与者的出兵本来就是象征性的,他们认为自己的去留对伊拉克局势影响不大。他们不具有美国那种“责任”意识,也觉得没有什么对不起美国的地方。

  从军事力量格局角度说,虽然这波撤军潮对伊拉克境内的现有力量格局影响不大,但其心理影响还是比较大的,“联军”毕竟日益变成了“孤军”。

  伊拉克战争的主角美国其实也面对着内外强大的撤军压力,但美国介入太深,“责任”太重,去留之间,实难决断。美国人担心,美国一旦撤军,伊拉克会“黎巴嫩化”,或成为另一个“塞浦路斯”,这的确是一种悲剧性的政治前景。伊拉克战争毕竟已深刻地改变了伊拉克的政治生态,也改变了中东的地缘政治。事实日渐表明,美国在伊拉克犯了一个重大的战略错误。历史多次证明,一个大国在犯下重大战略错误后,去留两难,进退失据便是必然的处境。
 



 


伊拉克究竟是谁的战场

驻叙利亚记者 杨 俊

图为8月7日,驻伊拉克美军士兵在伊首都巴格达进行巡逻前的准备。 新华社发

    有一种说法在中东地区很流行,就是伊拉克已经变成了“基地”组织的实战练兵场。也有另一种说法,认为美国是故意把恐怖分子都集中到伊拉克,聚而歼之,防止他们流窜到各处难以发现。

  丹麦的撤军,使驻守伊多国部队再次引起世人的关注。2003年3月20日,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在短短40余天内即宣布战争以美军的全面胜利而告终。当年5月2日,美国总统布什在“林肯”号航空母舰飞行甲板上宣布胜利时,呼吁更多的国家加入到在伊拉克驻军的行列中。当年10月,安理会通过了第1511号决议,授权组成一支由美国领导的驻伊多国部队。
  此后,共有38个国家参加了多国部队。除美英外,出兵达千人以上的国家有荷兰、波兰、乌克兰、西班牙和意大利。2005年,伴随着西班牙新首相萨帕特罗宣布西班牙从伊全面撤军,多国部队掀起了一个撤军高潮,在伊驻军国家减少到了24个。最近,新任英国首相布朗已经暗示将会撤回驻伊英军,一波新的撤军潮已经来临。丹麦的撤军,使驻伊多国部队再次引起世人关注。

  伤亡越来越多,局势越来越糟

  据美联社统计,截至今年7月8日,驻伊美军共阵亡3605人,其余各国共阵亡284人。几乎每天都有联军伤亡的消息。

  以美军为主体的驻伊联军正在陷入一个怪圈,紧缩在营房内不外出,就可以减少伤亡;只要走上街头开始执行任务,伤亡就会大增。但如果不外出执行任务,伊拉克街头的恐怖袭击事件就会层出不穷,伊拉克政府将无法承受大量平民伤亡所带来的巨大政治压力。伊拉克百姓都知道一个现象,只要美军展开大规模清剿行动,美军的伤亡就会大幅上升,因为走出营房的美军增多了;如果美军没有大规模清剿行动,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和自杀式爆炸就会增多。伊拉克的反美武装也熟知这一规律,袭击平民,制造治安事件,就能诱使美军离开防范严密的军营,走上易遭受袭击的街头或公路,甚至进入他们为美军设好的伏击陷阱。

  美军伤亡大增的另一个原因是伊拉克反美武装的武器得到了升级更新。美国一直指责伊朗支持伊拉克境内的什叶派反美武装,而有消息称,沙特一直在资助伊拉克的逊尼派武装。姑且不论这些消息的真伪,反美武装的武器的确日渐精良。在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极少被摧毁的美军M1埃布拉姆主战坦克已经在伏击战中被击毁数辆;至于防护性能更差的“悍马”吉普车,已经成为反美武装的“最爱”,因为一发火箭弹就可以将其完全摧毁;曾经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坠落”的“黑鹰”直升机,也在伊拉克各地延续着“坠落”的故事。

  越来越多的伤亡和根本没有好转迹象的伊拉克安全局势,使多国部队参与国政府在国内遭到来自反对党和反战人士更加强烈的口诛笔伐。以西班牙为代表的一些派兵国的执政党因为伊拉克政策的失误而丧失民心,最终在选举中落败。

  万变不离其宗的驻军动机——石油

  澳大利亚国防部长纳尔逊在今年7月初曾表示,“石油是澳大利亚政府做出在伊拉克继续驻军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虽然,澳总理霍华德后来否认了这一说法,将澳在伊驻军的理由定格为“防止逊尼派和什叶派的暴力、帮助美国打击恐怖主义、稳定地区形势”。澳财政部长科斯特洛还进一步表示:“我们在伊拉克所奋战的东西要比石油更为重要,这是为了中东的民主和自由。”但是,分析家们更愿意相信纳尔逊的“坦诚”。

  美国正在要求伊拉克议会取消夏季休假,以促其抓紧通过《伊拉克石油法案》。据信,该法案可以使美国在伊拉克石油领域反客为主。英国《金融时报》援引一项独立研究的结果称,伊拉克的石油储量可能比原先的估计高出近一倍。报告显示,伊西部沙漠地区的石油储量,可能比原先的预期多出1000亿桶。伊有可能超越沙特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供应国。这足以吸引所有国际石油公司的注意力,当然包括美国和澳大利亚。

  伊朝野对驻军心态复杂

  伊拉克目前的政治框架是三足鼎立,逊尼派、什叶派和库尔德人有着各自的政治势力范围,从地方到政府,任何事都必须统筹考虑三派的利益。多国部队的驻军问题亦如此。

  库尔德人对多国部队在伊驻军持欢迎态度,因为联军的存在事实上对伊北部的库尔德人自治区起到了保护作用。这种保护不仅体现在有效遏制什叶派和逊尼派对库尔德地区的骚扰,最为重要的是可以制止土耳其对库尔德地区的军事清剿。土耳其与库尔德人之间的恩怨可谓历史悠久,土耳其将阻止库尔德独立视为维护其国家安全的第一要务。驻伊美军正逐渐成为库尔德人的保护伞。

  逊尼派在撤军问题上与美国的分歧则尖锐得多。逊尼派执政地位的丧失源于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逊尼派对美军的敌视强烈且难以改变,逊尼派的6位政府部长和议会中的44位议员一直要求美国立即撤军。伊拉克逊尼派最大的支持者沙特国王阿卜杜拉在今年3月的阿盟峰会上也毫不留情地指责美国在伊拉克驻军是对伊拉克的军事占领,全然没有顾及沙特与美国特殊的战略关系。

  占伊拉克人口多数的什叶派,其今日的执政虽然得益于美国所发动的伊拉克战争,但对美国在伊驻军有所保留。参与联合政府的什叶派组织普遍希望美国可以制定一个详细的撤军时间表。

  至于马利基所领导的伊拉克政府,其公开的表态是伊拉克需要多国部队协助维持社会治安,但并不需要多国部队永远驻扎在伊拉克,等到伊安全部队有能力独自履行职责,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就应该全面撤离伊拉克。但实际情况是,伊拉克新军队目前的装备和训练水平都很低。曾有军官抱怨美军不向他们提供足以执行任务的装备,但这种说法很快在美国政府的反驳声中消失了。

 

8月5日,两名伊拉克人在首都巴格达的一家医院外得知亲属在袭击中死亡,痛哭不已。 新华社/法新

  撤军的政治影响大于军事影响

  驻伊多国部队从始至终都是以美军为主体,即使是出兵规模位居第二的英军,其数量也不及美军的1/10,控制地区也仅限于南部巴士拉一省。其余的国家仅派出千余人甚至更少,所执行的任务也更多是象征性的。

  驻伊多国部队对于美国,其战略意义远大于战术意义。美国从伊拉克战争一开始,就把是否参与多国部队视为在国际上划分敌友的依据。美国新保守主义所奉行的“非友即敌”的理论曾将拒绝派兵的法国等西欧诸国一律扫进了“老欧洲”的范畴。别国在伊拉克的驻军实际上仅是美国手中的一把尺子,其作用是衡量两国关系和两国在反恐立场上的差距。美国从未在伊拉克战争中真正指望过任何一国的部队能够在军事上对其有所帮助,而只是希望从别国那里得到以“参与驻军”为表现形式的政治支持。

  基于这种原因,任何一国的撤出都不会影响美在伊的总体战略部署和作战能力。即使英国全部撤出驻伊英军,其所形成的缺口也很容易弥补。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各国的纷纷撤军对布什政府的政治影响力是一个巨大打击,说明美国的对伊政策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

  有人说,现在的“基地”组织把骨干力量全部送往伊拉克,经过实战洗礼后再辗转美国和欧洲执行更高层次的“任务”;也有人认为美国将把全球恐怖势力的骨干在伊拉克一举歼灭。然而,不管本·拉登和布什到底谁更高明,伊拉克和他的人民以及那些战死在伊拉克的各国士兵,都已经成了恐怖主义和美国反恐斗争的牺牲品。
 


稿件来源:《人民日报》2007年8月10日第七版

(责任编辑:赵艳萍)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