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国际>>纵论天下 2005年11月16日01:53

 

特别策划:审不完的萨达姆 打不尽的政治牌
 

编辑:李海元
 

  11月8日,一伙武装人员再次袭击了萨达姆同案被告的辩护律师,并且打死打伤各一人。重复出现的暴力事件为审判萨达姆又增添了变数,事态发展的越来越不可预料。

  在该次袭击中丧生的阿帝尔-祖贝迪是伊拉克前副总统亚辛-拉马丹的辩护律师,受伤的塔米尔·库扎伊则是萨达姆同母异父兄弟、伊拉克前情报机构负责人巴尔赞·易卜拉辛的辩护律师。伊拉克警方人员哈立德-哈桑表示,两位律师在当地时间8日12点45分时开车通过逊尼派穆斯林聚居的阿迪尔地区时遭到到武装人员用自动武器扫射。

  萨达姆案件辩护律师上一次遭到袭击是在10月20日,也就是第一次审判后一天。当日参与案件辩护的律师贾纳比被10名武装分子从办公室绑架,不久后头部中两枪身亡。本次伏击事件显然也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武装分子分别乘坐了三辆汽车,其中有一辆还尾随运送受伤律师的救护车企图再次寻找机会。伊拉克目前局势动荡不安,但是这两起针对萨达姆律师的袭击事件都是精心策划和严密组织实施的,因而绝对不是偶发事件,其背后必定隐藏有政治目的。>>>

谁要谋杀萨达姆案辩护律师

10月19日,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在巴格达伊拉克特别法庭接受审判


■行凶者是谁

  袭击事件发生后萨达姆案辩护律师团和伊拉克政府各自指出了自己的怀疑对象。辩护律师团首席律师杜莱米指责伊拉克政府失职,没有尽到保护责任。杜莱米特别强调事件中的袭击者驾驶的是伊拉克政府拥有的车辆,为此他号召国际社会和联合国组织人员来调查这一事件。伊拉克总理贾法里的发言人则指责支持萨达姆的武装分子应当为暗杀事件负责。他说:“我们知道,萨达姆和他的追随者为了达到目的和阻止法庭的审判工作会作任何事情。政府曾两次邀请律师们迁往防卫森严的绿区工作,但律师们拒绝了政府的提议。”

  伊拉克政府可不可能策划这次袭击呢?第一次针对辩护律师的袭击事件发生后不久,辩护律师团就宣布如果安全得不到保证就要抵制审判。本月7日杜莱米还要求把萨达姆和其他同案人员转移到一个中立国,因为辩护律师们认为在11月28日举行的下次审判不太可能有公正的结果。这次的袭击事件发生后案件首席检察官贾法-莫萨维就表示,法庭应当重新安排11月28日的审判,同时如果辩护律师团拒绝出庭的话法庭就应当指派自己的律师进行辩护。莫萨维作为检方代表的是伊拉克政府和倒萨人士,他在这个时候讲要法庭来指定辩护律师对萨达姆一定不是什么有利的事,而且袭击者驾驶伊拉克政府车辆发动袭击本身就容易引起人们的遐想。

  伊拉克政府指责萨达姆追随者策动袭击似乎也有一定的道理。如果萨达姆的辩护律师团停止与法庭合作,那么合法性本来就被怀疑的伊拉克特别法庭的审判结果将会受到更多的指责。另外袭击事件发生的地点是在逊尼派穆斯林聚居的阿迪尔地区,在伊拉克逊尼派领导的反抗武核心成员都是原萨达姆政权时期的军人。>>>

萨达姆在特别法庭上与前政权“革命法庭”大法官班德尔交谈


■保护律师已成为该案关键

  再次发生袭击辩护律师的事件为审判萨达姆及其同党增加了新的困难。有国际法律专家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要对萨达姆进行公正的审判,美国当局和伊拉克政府必须将保护辩护律师列为首要问题。萨达姆的首席律师杜莱米要求将萨达姆及其他等待审判的人员送往国外,指责美国和伊拉克政府没有能够保护他的同僚,并要求联合国进行干预和调查。国际人权观察组织监督审判的理查德·迪克尔说:“第二次谋杀事件增加了我们的担心。如果要继续审判就必须采取有效措施来保护辩护律师。我们认为伊拉克政府和美国顾问要改进工作和加强工作。”

  目前辩护律师团和美国支持的伊拉克政府相互之间存在着严重的不信任。辩护律师们主要是由萨达姆时期占统治地位的逊尼派阿拉伯人,而当前的伊拉克政府则是由占全国人口多数的什叶派主导。伊拉克政府有意通过审判萨达姆来彻底告别萨达姆统治时期留下的阴影。贾纳比被绑架杀害后辩护律师团拒绝接受伊拉克政府提供的保护,原因就是行凶者自称是伊拉克内政部人员。什叶派内部也存在有武装组织,有足够证据显示许多逊尼派人员将这些武装人员当成是伊拉克警察。

■辩方律师殒命 检方法官自危

   伏击事件发生后除了检察官要求调整审判安排外,国际社会更加怀疑伊拉克是否有能力完成对萨达姆的审判,要求将审判地点转移到另一个阿拉伯国家的呼声也越来越高。联合国国际战犯法庭首席检察官理查德-戈德斯通说:“在不安全的气氛中怎么有可能得到公正的审判结果呢?”伊拉克总理发言人讲话时则拒绝调整审判安排的建议,坚持要在11月28日继续对萨达姆的审判。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也表示美国将支持伊拉克政府的审判决定。就目前情况来看辩护律师团还没有表示要恢复与特别法庭的合作,伊拉克政府提出的安全承诺也不太可能实现,所以届时庭审能否按时进行尚属未知。

  国际过渡期公正中心的米兰达-西森统计称已经至少有7名与审判有关的人员被杀。辩护律师成为了袭击目标,检方人员也极有可能成为武装分子袭击的下一个目标。与辩护律师团1500名顾问的强大阵容不同,检举律师的规模小的多,曝光率也非常低。但是第一次袭击发生后不久就有国外媒体报道称,参与该案件审判的5名法官和主要检举律师已与美英政府达成秘密交易,一旦审讯工作结束他们与家人将被获准移民美英两国。萨达姆案件主审法官朱希在曾表示:“我深知自己从事的这项工作异常危险,不管我做什么,我必将因此结下许多仇人。但值得欣慰的是,一旦审判工作结束,我和我的家人可以有机会离开祖国。”>>>

世纪审判如何收场

萨达姆的首席律师杜莱米与萨达姆


■萨达姆更像战利品

  审判萨达姆的伊拉克特别法庭首先由美国占领当局在2003年12月牵头成立,伊拉克新法令规定其为过渡国民大会授权成立的机构。上月该法庭更名为伊拉克最高刑事法庭后重新开始运转。特别法庭由多个分庭组成,每个分庭有5名法官,萨达姆受审的第一分庭在位于巴格达绿区。10月19日的审判中担任了首席法官的是穆罕默德·阿明,其他四名法官从未在电视中露面。由于特别法庭是在美国主导下成立的,虽经更名但是并未有实质变化,因而其合法性至今仍然广受质疑。

  另外特别法庭有20名负责取证的调查法官。调查法官如果认为自己已经找到所有可以找到的证据,包括从证人处录下的证词,他就将搜集到的证据交给首席调查法官。获得首席调查法官同意后,案宗将交给庭审法官,由他们决定是否有足够的证据开庭。控告萨达姆等人的案子,将由特别法庭的检察长当庭提出。检察长带领20名检察官根据调查法官搜集的证据进行当庭辩论。法庭的组织结构也很难让人相信会有公正的审判结果,特别是庭审法官还受到美英的庇护和培训。

  如果11月28日萨达姆和7名同案犯要接受反人类罪名指控,那么届时可能涉及的案件除了杜吉尔屠杀事件外还包括:入侵科威特、镇压什叶派起义、镇压湿地阿拉伯人、对库尔德人进行种族灭绝和清洗、进行政治谋杀等。任何一项罪名成立萨达姆都面临严重制裁。现在看来萨达姆不太像是一名等待审判的囚犯,而更像是美英军队的战利品。 >>>

■萨达姆受审 各方反应各异

  这场审判的直播引起了伊拉克老百姓的关注,萨达姆的反对者和支持者都走上街头表达他们的态度。在什叶派小城杜杰勒,人们高举“绞死萨达姆”、“萨达姆是暴君”等标语游行示威。杜杰勒市市长接受了人们的请愿信,并表示“审判是对20多年前牺牲的烈士的致敬”。伊拉克的库尔德人这几天也像过节一样,他们说,审判萨达姆“是件好事”,“他应该成为所有独裁者的教训”。

  而在萨达姆老家提克里特,声援萨达姆的人群从19日凌晨就开始聚集。80岁的穆罕默德·班德称,这场审判是“对伊拉克逊尼派、整个伊拉克以及全体阿拉伯人的羞辱”,一群高举萨达姆画像的年轻人则对着“半岛”电视台的话筒,喊出了“用生命和鲜血捍卫你,萨达姆”。英国《泰晤士报》记者在伊拉克街头听到不少人都在说同一句话:“萨达姆只一个人就管理了一个国家,现在我们有了200个政党,国家却一片混乱。”这位记者报道说,审判萨达姆提供了一个让人们审视过去与现在的机会,事实上,伊拉克人现在的生活远不如以前。就在10月20日,英国《卫报》一名记者又在巴格达遭绑架,伊北部一条主要输油管道也被抵抗武装炸毁。

  审判萨达姆在国际社会也引起了截然不同的反响。美国总统布什赞扬这是一场“公平公正的审判”;萨达姆多年的敌人伊朗政府也在当天向伊拉克特别法庭提出请求,要求对萨达姆提出更多指控,但与此同时,伊朗司法部长也讽刺说,美国人在审判萨达姆的时候,是不是已经忘记了他们在两伊战争时期是怎样支持这位独裁者的。在曾经遭受伊拉克侵略的科威特,一位妇女说:“我希望在萨达姆被处决前将他带到科威特,把他关在笼子里游街,这样大家可以用鞋子打他。”一位加沙的巴勒斯坦出租车司机则说:“我不是萨达姆的支持者,但我反对审判他,因为这是美国一手操控的。如果说萨达姆是杀人犯,那么对美国在伊拉克的所作所为应该怎样形容呢?”澳大利亚《悉尼先驱论坛报》说,在接受审判的时候,萨达姆性命攸关,但仍然表现出“掌权者的气度”。值得一提的是,阿拉伯各国都对审判采取中立态度,大多表示希望审判能够在“公正公平合理”的氛围内进行。不少人看到了审判带给阿拉伯各国的“警讯”,毕竟这是自二战以来首次公开审理一个阿拉伯国家领袖,而且是被美国军事力量推翻的阿拉伯领袖。也许正因为如此,大多数阿拉伯国家,特别是官方对此次审判一直保持沉默。 >>>

萨达姆命运的四种假定

不服审判―――原载泰国《国家报》


   美国至今没有在伊拉克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所以美军占领伊拉克,显得名不正言不顺,进退两难,很难收场。特别法庭对萨达姆的审判,不管是认真公平,还是上演一出政治秀,总之,这是美国人不能不办的事情,否则攻打伊拉克就毫无道理可言。

■萨达姆命运的四种假定

  ●假定一:被判定有罪

  如果萨达姆在第一起指控案件中就落马被宣判有罪,他可以向由9名法官组成的伊拉克特别法庭上诉庭提起上诉,争取能够在最后时刻为自己挽回败局。根据目前尚未正式成为法律的特别法庭的法令,当事人必须在庭审法官宣布审判结果后30天内提出上诉。

  ●假定二:最终上诉被驳回

  如果所有的上诉被驳回,特别法庭将在30天之内对萨达姆执行判决,而不必再对其他的罪行提出指控。

  ●假定三:克林顿被传唤

  负责为伊拉克特别法庭培训法官的美国教授迈克尔·沙夫表示,根据法律规定,萨达姆在庭上有权传唤证人,但如果萨达姆要求传唤克林顿等美国政要,那么审判可能会变成“一场没有意义的马戏”。

  ●假定四:被判死刑

  如果萨达姆在杜贾尔村的指控中被判有罪,那他就可能被判死刑。然而伊拉克总统之前曾表示,即使萨达姆被判死刑,自己也不会签署死亡令,这又为萨达姆的命运增加了新的变数。 >>>

■萨达姆为美国“铺路”

  从首日的审判情况来看,情况并不顺利。萨达姆出庭时“斗志昂扬”、拒不认罪。美国本来想名正言顺地给他背上“十恶不赦”的罪名,但不想反被萨达姆抢白了一通,只好草草收场。更令美国难受的是,这两天国际间讨论最多的也不是萨达姆有几项罪行,而是审判本身是否具有公正性。英国《独立报》就以《萨达姆:我不回答这个所谓的法庭》为题,称特别法庭开庭3小时后突然暂停,只为一个简单的原因―――害怕。《独立报》说,审判萨达姆与纽伦堡审判德国领导人完全不同,因为在巴格达的证人不是起诉而是检举。

  从现在的形势看,美国方面对是否能够成功审判萨达姆并无把握。当白宫发言人麦克莱伦被问到如果萨达姆罪名成立,美国是否会支持对其处以死刑时,他却不愿正面回应,只表示萨达姆的命运必须“由伊拉克人自己来决定”。>>>

萨达姆辩护委员会打算审判布什


■一场难见尽头的审判

  审判萨达姆期间,由于控辩双方在法庭上各执一词,审判长阿明不得不宣布将审判推迟40天,到11月28日重新开庭。而就在休庭后的第一天,萨达姆律师团一成员被枪杀。萨达姆的首席律师杜莱米说,他和其他辩护律师曾收到过含有恐吓内容的电子邮件和手机短信。事后,律师团要求提供人身安全保护,并在真相大白前,推迟下次开庭;同时要求把审判地点放在伊拉克以外的国家。但伊政府坚持认为萨达姆必须在伊拉克国内接受人民审判。

  应该说,真正的庭审还没有开始,一旦控辩双方进入实质性的交锋、被告进行陈述时,萨达姆会不会揭露一些美国不希望公开的秘密?会不会详细披露拉姆斯菲尔德曾经向他建议使用化学武器对付伊朗等内幕?这是美国方面拿捏不准的。

  舆论还认为,美国在幕后很会导演。选择在伊拉克新宪法全民公决之后的第4天审判,就是要转移民众特别是反对宪法的人的注意力,减少公决后产生的争端和暴力事件。同时,为了避免猛然激怒萨达姆的支持者,审判采取了“挤牙膏”式的缓慢方式。而第二次庭审延期到11月底,又将和年底的议会选举“不期而遇”。显然,审判萨达姆已经被美国和伊拉克现政府当作一张很好的政治牌,在今后该国的政治进程中,一有需要就可以拿出来打一打,帮助当局“排忧解难”。>>>

2005年的伊拉克:度过关键制宪年

一名百姓在翻阅关于审判萨达姆的报纸文章

  2005年无疑是伊拉克政治重建进程的关键一年。10月25日中午,伊拉克独立选举委员会负责人法里德·阿亚尔宣布,10月15日伊拉克新宪法草案全民公决的最后计票结果统计完毕,新宪法草案最终获得全国78%的登记选民的支持高票通过。

■制宪道路却荆棘满途

  今年1月30日,伊举行了首次全国大选,产生了新一届过渡国民议会,4月底组成了以库尔德爱国联盟领袖塔拉巴尼为总统的伊拉克过渡政府,正式宪法的起草工作随即被提上日程。为按期完成制宪工作,今年5月初,伊过渡国民议会任命了由55名议员组成的宪法起草委员会,但由于其中只有2名逊尼派代表而遭到逊尼派的反对。6月16日,伊各方经过艰难谈判最终达成扩大宪法起草委员会的协议,同意增加15名逊尼派代表。

  在制宪过程中,由于各方在国家政体、属性、宗教地位、对前复兴党的处置以及国家资源的分配问题上分歧严重,未能在最后期限8月15日完成新宪法草案的起草工作。8月28日,在几度“加时”后,宪法草案在逊尼派的反对声中出炉。9月18日,经再度修改,伊过渡议会批准了宪法草案最终文本。

  为避免宪法草案在全民公决中获得通过而不被逊尼派否决,10月11日,伊各派政治领导人在美国和阿拉伯有关方面的斡旋下,再次对宪法草案作了多项修改,并就在年底议会大选后4个月成立一个专门委员会,对有争议的宪法条款进行重新审议和修改达成了共识,这使逊尼派中较大的反对派“伊斯兰党”立场发生转变。从而削弱了逊尼派否决新宪法草案的能量,奠定了新宪法草案在此次全民公决中获得通过的基础。

  如今,伊新宪法草案获高票通过,根据政治重建日程表,伊拉克将于12月15日举行议会选举。任期4年的新议会将拥有充分权力。新一届政府也将于12月31日前诞生。>>>

■伊拉克重建阻力重重

  伊拉克人民在实现主权独立,结束外国占领,重建国家的进程中,还将面临重重阻力和困难。首先,安全形势难有好转。虽然新宪法在全国(主要在南部什叶派和北部库尔德族聚集地区)获得高票,但同样高票否决宪法的安巴尔和萨拉赫丁两省及超过微弱半数票否决宪法的尼尼微省的逊尼派选民,不会善罢甘休,必将通过政治和武力等各种手段为捍卫自身利益而斗争。第二,面对新的政治形势,为迎接12月的议会选举,各政治党派和宗教团体已开始私下接触,准备重新洗牌,重组政治版图,力争在年底的大选中赢得更多的议席。第三,哪里有侵略和占领,哪里就有反抗和斗争,乃天经地义。美国对伊发动的不义之战,已遭到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的反对和谴责。美军对伊的占领进一步催生了伊境内反占领的武装暴力袭击活动,而这反过来又为美国以反恐为借口拒绝撤军提供了理由,因此,继续占领的军事镇压与反对占领的暴力袭击将会相互作用,陷入恶性循环的怪圈。第四,由于国际社会特别是本地区及阿拉伯国家和人民反对美国对伊占领,因此,一直不愿承认或不积极支持在美国占领军坦克大炮下扶植起来的伊“民主政权”。今后,只要美军继续驻留在伊拉克,国际社会和周边国家对伊拉克政权的上述矛盾心态和立场就难以改变。

  总之,伊拉克战争留下的后遗症,将给伊的政治重建进程带来难以想象的后果和困难,恐怕需要相当长的时间,甚至需要经过一代或几代人才能得以消除。>>>

<> 更多精彩 进入国际频道 <>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